April 19, 2017 @ 06:54 PM

孩子,回家吃饭吧!无论工作多忙,留一餐饭的时间给爸妈吧!

隔壁房间,爸妈正睡得熟甜。 夜深了,当然,我还未入眠。不晓得是晚餐时的咖啡因作祟,我依旧精神。

文字:Sharon / 图:Pinterest

一个人空荡的房间,宽阔的双人床孤单得可怜。键盘的奏乐陪伴我,也陪伴着夜。眼前那道光,催促我疯狂。
 
许久没约会了,与回忆。小时候和哥哥一起捉弄阿姨、不小心(或许他是故意‘不小心’)被哥哥打断门牙、很有创意地一起建设属于我们的‘室内游乐园’、过马路时跌倒昏迷。它们,蠢得可以。妈妈从小教导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被打被骂也要一起扛。
 
即使打得再痛,闯祸两字,小时候的我们,不会写。于是,继续挥霍我们泛滥的童真,好奇地把家里的物品逐一‘研究’,‘实验’当然大多以失败收场,却深信每一次的失败都让我们学习多一点点。
 
小时候的天真,是可爱;长大后的天真,是悲哀。我把青春定义为二十一岁前,可以尽情挥洒任性、可以任凭放肆无理。在青春结束前,赤裸裸地将疯狂用尽。而我,竟然错过了那段应该疯狂的岁月,只有偶尔的轰轰烈烈可以向青春交代。
 
当下一章奏乐时,有种不安的焦虑浮于海面,仿佛很自律地告诉自己,要步步为营。经过岁月的洗礼,才恍悟,原来害怕闯祸的过程,叫做成长。那曾经认为的理所当然,在成长过程中推翻了,因为没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青春,不是理所当然地放纵;金钱,不是理所当然地挥霍。
 
交响乐声浪迭起,踏入社会大学的一刻,我没有放肆的余地,在没有人依赖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无助,任凭我怎么‘天真’,都不可能疯狂得起,纵使爸妈常说,家里是受伤后的最佳避风港。我心里清楚得很,他们丝毫容不得别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那被岁月亲吻过的脸颊,憔悴得可以。我们开心长大,是他们最大的安慰,也是他们最想追求的。只是,儿女长大了,爸妈年老了,屋子也变得格外宁静了。只剩下两个老人家的房子,伴随着电视节目的笑声过生活。家里的厨房,时常保持着干净的状态,妈妈也少时间下厨了。
 
其实,妈妈很爱下厨,为我们煮一餐爱心饭。“爸,我今晚开夜班,不能回来吃饭。”那失望的脸孔,还强笑着说“没关系,你去忙吧!”原来,当你想要一家人用餐,是可以那么困难的一件事。除了心疼,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明白,虽然爸妈都不说,子女的陪伴,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光。说穿了,自己没本事让他们过些好日子,只能利用仅有的陪伴,让他们开心。我们可以很自私,很理所当然地把假期留给另一半,以为自己应该获得自由的;然而,爸妈很无私地将一生留给了我们,而我们却选择了自由。
 
我真的相信,虽然拥有的物质不多,也可以是最富裕的人。我们可以很努力挣钱,可以很贴心为另一半,也请你别忘了,最能够无条件爱你的,不是金钱、不是男女朋友,而是从不埋怨你的爸爸妈妈。
 
饭,每天都要吃;工,每天都得做;爸妈,也是每天要关心陪伴的。你可以拥有一万个忙碌的借口,却没有可以把父母的爱当成理所当然的理由。

 


Topics:  general lifestyle relationship

connect to ifeel magazine - like & connect with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ELATED ARTICL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