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9, 2017 @ 12:14 PM

有种初心不忘叫父母恩

一双手有多大,它足以让我无忧无虑地长大,为我遮风挡雨,有种粗糙的温柔,叫父母。

文:Sharon / 图:Pinterest

 

高潮迭起,

 

呼吸。

 

总会有令人无力的时刻,尤其当你接触到悲剧时。走到人生的最后一刻,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我想,并非死亡,而是必须与所爱的人们离别。我们有一千个理由开心,而伤心只需要一个理由,那永无法回的头。

载送哥哥去机场后的途中,爸爸妈妈为我弹奏了瞌睡进行曲。两老明明很累,依旧坚持陪哥哥去机场。我明白的,为人父母,谁也不会浪费能够与子女相处的每一顷刻。

从我们呱呱落地那刻起,父母少点时间陪伴,我们就会自然地以哭泣示意。那时的爸妈,总希望我们能够快高长大,能够自己独立。终于,银发斑斑,被岁月划上的记号,而我们,成年了。这时的我们,吵嚷着拥有自由。我们,是如此自私地要父母接受我们的自私。他们,就连选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还记得,小学时候的我们,总爱爬在地上,为双亲节准备自己爱心祝贺卡,和哥哥围在一起,然后在画着的时候还会用一只手遮住,深怕哥哥会抢掉自己的idea,然后等爸妈工作回家后,就亲手把卡片送给他们。他们总是挂着笑容,然后把卡片收下。那天在爸妈房间寻找文件时,才发现,原来,我们小时候所送的所有卡片,他们都一一保管好,即使已经过了二十年。这封存好的单纯,爸妈一直收藏着,完好无缺,就像他们一路以来对我们的保护,初心不变。

孝顺要及时,我一直都这么认为的。所以,每次妈妈的来电,我都会怯一怯。很多时候,爱逞强是爸爸的习惯。因为不想麻烦子女,即使自己生病了依旧闷不吭声。

 

 

'妹啊,你爸爸手很痛。你可以载他去看医生吗?会打扰你工作吗? '

立刻把饭局取消了之后,飞奔回家。一路上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该检讨。爸妈生病,子女负责把他们载到诊所看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使在工作也不例外。可是在爸妈心里,他们就是深怕自己拖累了儿女。这是我们失败之处。因为在我而言,家人就是不计麻烦,总会在你左右的港湾。

我们都长大了,想当初我们急着要长大,迫不及待想要创自己的世界,我们忽略了,爸妈也随着我们长大而都老了。

每次和爸爸去摆档,看着他开着笨重的大伞,心酸;每次看着妈妈去档口时,我心里总是想着,都是自己不好,给不了爸妈很好的生活。我总觉得要追寻自己的梦想,即使工作赚不多钱,我开心就好了。看似无后顾之忧的真相就是爸妈在背后支撑着我。

 

 

陪爸爸进诊所的时候,我开始觉得害怕面对这种情况,同时我也庆幸着我能在爸妈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在身边。我给不了金钱上的满足,我希望能够做到的就是陪伴。爹娘的双手被时间的摧残,面容经历了许多的沧桑,可他们却从不埋怨。我们习惯性对别人好,对另一半的父母好,可是,一直默默支持你的父母,却被你自然地过滤掉。我们经常说,没有太多时间浪费,活在当下最重要。其实,更重要的是,趁父母还健在的时候,好好享受来得及孝顺的机会。一双手有多大,它足以让我无忧无虑地长大,为我遮风挡雨,有种粗糙的温柔,叫父母。

 


Topics:  relationship parents

connect to ifeel magazine - like & connect with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ELATED ARTICL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