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 2017 @ 03:57 PM

谢谢你爱过我,谢谢你不爱我

与复活划上等号的是重生与希望。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有那么一两件事情或是人物,希望能够重新再来。

文:Sharon / 图:Pinterest

那一段难忘的爱情。

那一次没来得及告白的单恋。

那一餐失约的饭局。

那一次没有开口的我爱你。

当错过存在时,后续的是遗憾与内疚。就像我们向爸妈生闷气时,躲在房间自己就哭了起来,因为后悔把父母惹气了。明明可以好好说话,我们却选择了将最坏的脾气给最爱的人。

伤害铸成后,我们希望补救。来得及补救,是幸运,也是幸福。人生不怕有第二次的机会,只要还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还能直接传达心意,那就是一种恩赐。

我不善于沟通与表达,有时候甚至连对话也没办法好好处理。文字是无声的语言,没有声音却能够直达心里。我记得他曾说过,我的不善于沟通是感情上的毛病,他讨厌极了。然后把想表达的想法,在他转身之后就写成了大概微小说似的传送给他。

生活中,害怕的事情有太多了。

害怕承认。

害怕失去。

于是,我们假装自己不在乎,假装自己一个人也能好好的,假装自己已经痊愈了,假装自己很快乐。

然后在下雨的时候,听到一首情歌的时候,特别的节庆日子的时候,那种由内而出的崩溃足以让你痛不欲生。

我疑惑过,当我写着如此多感情上的情绪时,会否就显得我太低俗了,把文字耗在情情爱爱上,不得体。毕竟,我们从小就被灌输做人要有大志,情爱这种东西只会影响你的表现。我曾经有过这种感觉,在别人眼中,半年多的疗伤期很足够去淡化伤痛。他们不懂,你和一个人相伴的这些日子,那种根深蒂固的回忆,怎么假装,依旧没办法视而不见。

后来,我懂得了。

回忆并不可怕,那真真实实的痛苦和难过,对现在的生活无伤大雅,只是偶尔想要自己静静,好好哭一场。

那没什么不好的。

书写情感的笔,谁也没办法去断定它的价值。如果说,一支笔的重量是什么?在我看来,文字可以轻得不值钱,同时可以重得承载难以负荷的情感。

 


Topics:  relationship nofear

connect to ifeel magazine - like & connect with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ELATED ARTICL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