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5, 2017 @ 06:58 PM

我的妈呀, 这不是我想像的理想情人!

老人家说,做人不要太铁齿,不是没有道理的。你越是大声嚷嚷着说讨厌胖子和矮子,最后陪你步入婚姻殿堂的是胖子或矮子的机率就越大(别说你不信邪)。

文字:布莱恩 / 图:Pinterest

交往的对象跟心目中的理想情人相差一大截,该怎么办?现实生活真有所谓的“理想情人”吗?抑或我们都搞错了?

 

#在别人的幸福里感动着

“所以,就这样了吗?”
正当大伙儿热烈地讨论着新娘子的妆怎么了千万不要找同一个化妆师还有今晚菜色比上一次谁人喜宴的高级多了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的小乃没来由地丢出这句话,使得车子里的人顿时愣住了。

“你怎么啦?该不会是感叹自己嫁不出去,在旧同学间很没面子吧?我们几朵花不也都还单身⋯⋯”向来扮演啦啦队队长角色的Angel试图安慰道。

小乃大动作地转过身,望着车后座的我们:“你们没看见新郎吗?”

“新郎?他整晚形影不离地站在晓敏身旁,怎会没看见啊?听说人家是广告公司创意总监,最近电视一直狂播的那个电讯公司广告就是他负责的项目⋯⋯”

小乃忍不住打断:“我不是说这个。你们没看见他俩站在一起时,他比晓敏还要矮吗?”

Mandy不以为意:“有吗?没留意呢。”

“那是因为新人才刚入场,你就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不认识你的人还以为你是因为‘我的爱人结婚了,但新娘不是我’才哭得那麽悽惨呢!”我调侃道。

多情的我们总是在别人的歌词里哀伤着,也总爱在别人的幸福里感动着。

 

#该坚持,还是放弃?

回想刚才新人站在台上向宾客敬酒的画面,确实不难发现身穿白色西装外套的新郎比新娘子矮了一小截。乍看之下觉得滑稽,但众人的目光很快就被两人脸上散发出的幸福闪光所吸引住,忘了身高这件事。

Angel说:“人家晓敏晚礼服的裙摆底下可是踩着一双五寸高跟鞋,看起来比老公高很正常啊~”

小乃不语,过了半晌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跟晓敏在中学时情同姊妹,不仅上课座位坐在一起,放学后还经常手牵着手去篮球场看校队练球。记得她当时暗恋打中锋的副队长,还说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跟他一样高、最少也要183公分、喜欢运动的男朋友。结果咧?”

车子里没人知道晓敏的老公平日有没有在打篮球,但是从身形来看,他倒比较像是篮球多过篮球员。

小乃幽幽地说:“所以,我们那些年幻想过的白马王子、完美情人、Mr. Right,就这样全都幻灭了吗?放弃追寻心目中的理想对象,退而求其次跟一个实际情况相差一大截的他在一起,真的会快乐、会幸福吗?”

于是,我终于明白:对一些人而言,所谓“理想情人”只不过是少女情怀总是诗的纯真记忆;但对另一些人来说,“理想情人”是对未来的憧憬,也是生活的推动力。她们相信,只要努力地生活、耐心地等候,终有一天会在

哪一个转角或哪一片人海中,与命中注定的那个他来场美丽的邂逅。

我亲爱的理想情人,你真的在外面的世界等着与我相遇吗?

 

#要遇见理想情人,有多难?

爱情真正可贵之处,并不在于让两个幸福的人儿连做梦都会笑,而是在于其发生的低机率和不确定性。

叫我讲地球人的语言?

好。你试着问十对情侣,他们身边的伴侣是否就是自己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理想情人?(记得要分开问,没几个人敢当着另一半的面说“Ta才不是我的理想情人呢”)

好比他不多不少恰好比你高12公分,专家说那是最理想的拥抱差距,无奈他的星座却是你最受不了的处女座;好不容易遇上星座契合度达80%的对象,不料对方竟然是“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会员,在坚持吃素的他面前,你那小俩口逍遥自在四处寻找美食的计划恐怕要泡汤了;最可怕的是,你说你对未来另一半没啥特别要求,只要不是胖子就行了,结果老天爷就爱跟你开玩笑,让你遇见了对你死心塌地的忠厚老实男,唯独他腰围的数字比你的胸围还要惊人⋯⋯

简单地说,就是这年头能幸运地跟理想情人相遇、相惜、相爱到相伴一辈子的,没几人。
而且,不管你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形象有多清晰,你真有信心,那个他就是最适合你、与你最匹配、能给到你幸福与性福的真命天子吗?

 

#你心中的理想情人,真的理想吗?

我们总是自以为最了解自己,殊不知,我们连谁人对自己好、自己最需要什么等往往都傻傻搞不清楚。全凭主观感觉塑造的“理想情人”究竟可不可靠,其实谁都没把握。

就算真给你走狗屎运、遇上了彷彿从你心中走出来的理想情人,但他可能已经死会,说不定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又或者对女生丝毫没性趣。总之,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一些预想不到的状况,使得理想情人也变得不那么理想。

听起来也许荒谬,但有专家吃饱饭閒着没事干地套用数学的“费米推论法”,来推算一个人与理想情人相识的机率,计算结果:不到1%。与理想情人相识后还有幸定下来的机率,更是只有区区0.37%。

我明白。明白你刚翻的白眼的意思: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聊,把感情事当做数学题来计算?

可是亲爱的,你关注的星座每日运程、血型人格分析、面相学等,不也是透过数据统计出来的?

总之,就连数学家都算出来了,除非我们前世做了很多善事、积了许多福报,否则这辈子还是别太执着于寻找、追求或等待理想情人出现较好。理性地想一想:所谓的“理想情人”,充其量只不过是你为你的人生剧本捏造出来的虚构人物。想想就好,切勿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重新认识“理想情人”

别误会。当我说切勿太认真时,并非要推翻或否定“理想情人”的意义,而是要劝你不要寻找走失的宠物般拿着照片四处找寻你的爱人。

换言之,要以全新的态度来看待“理想情人”这玩意儿。

我们过去习惯列出许多外型、个性、想法、品味、收入、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的条件:符合条件的就加分,超出预期的话再加多几分,没有达标或不符合条件的则直接扣分,最后得出的分数,便是对方与自己心目中理想情人之间的差距。

然而,倡导运用数理逻辑去思考生活细节的台湾数学作家赖以威却劝导人们改变思维:与其透过加减算术来评估对方是不是理想情人,倒不如思考眼前的他有多少机率,会是自己的理想情人呢?

什么?又叫我讲地球人听得懂的语言?简单来说,就是不要为理想情人刻画一个鲜明的形象,不要准备购物清单般列下各种择偶条件,也不要再给约会对象的各个栏目打分,然后分数加起来以评估对方是否值得或适合进一步发展;尝试抱着开放的态度,耐心评估每个有意和你进一步发展的男生,在相处中细心观察,以评估他能成为你理想情人的机率究竟有多高。

若不要简单的加减,那又该如何计算这机率呢?答案:“贝氏定理”。

赖以威解释:“贝氏定理告诉我们,每位对象都有一定的机率是理想情人。约会的每个当下,我们都能算出这组‘理想情人机率’。倘若发生了新事件,再利用新事件来更新机率值。”

 

#人人都可能是理想情人

有读没有懂?谈恋爱还要先学会那么复杂的机率方程式,觉得很麻烦?别担心,我不是数学老师,也没有要在短短三千字内教会你如何计算机率;我只是想鼓励你用新的方式来寻找最速配的理想情人罢了。
概念其实很简单:不要把男生看作不同评估栏目分数的总和,更不要还未好好相处、试着了解彼此就急着打分,而是要透过两个人相处时所发生、共同经历的大小事情,仔细观察对方的表现、反应与决定,以便精确地估测出他的“理想情人机率”。

但在进行估测前,你必须在心里先设下底线,一旦约会对象的机率百分比跌破那条线,就是时候跟他摊牌了,虽无缘当情人,但还是可以做朋友。

相反的,假如眼前的男生经长时间相处下来,“理想情人机率”节节攀升,突破80%甚至是85%大关,那他也许就是你寻寻觅觅已久的理想情人!记得要紧紧握住他的手,可别让幸福给溜走了。

唯有先学会不再自以为是地给“理想情人”刻画出一个模样,我们才能睁开双眼、敞开胸怀,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真心深爱着你、无条件接受最真实的你、凡事以“我们”为考量单位的理想情人啊!

ifeel 结语: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在寻找理想情人,对方又何尝不是?你是否忙着打分数,而忘了督促自己变成男生眼中的理想情人,抑或你心目中的理想情人的理想情人呢?


Topics:  relationship love

connect to ifeel magazine - like & connect with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ELATED ARTICL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