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4, 2017 @ 01:28 PM

子欲养而亲不待 那些你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

如果说要选一个地方最七情六欲的,那会是医院,我这么认为。当然,我很少进出医院,对医院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这里,是生命的两极。

文:Sharon / 图:Pinterest

那天,我站在了医院紧急医疗区门口,左边是医护人员把躺在床上的病患推进手术室也好,或是推去另一个病房区等候;右边则是停尸间。有几个人在抱着彼此号啕大哭,边哭嘴里边念着什么似的。我随着辅导员的脚步,走在病房的走廊,长长的,蓝白色的墙壁,然后,没有其他了。浓浓的消毒水味道,似乎想把忧伤和痛苦给掩盖掉。那心跳仪器上的频率,无声地诉说着生命的脆弱。

能够自由呼吸,真好。

能够看得见这世界,真好。

能够聆听每一句关心,真好。

能够拥抱每一个所爱,真好。

能够勇敢表达每一个想法,真好。

理所当然这词汇,多霸道啊!只是,更多时候,它是一种自私的行为,最为明显的就是把父母的爱当成理所当然。我们很少去思考父母对我们的爱,一味地接受,你或许会回报一点,但是相信我,你的回报永远不及他们所给予的。

我想起了我的老朋友。

那一年的倒数之日,突如其来的电话说着曾爸爸中风了,现在在医院里就医。我和曾先生马上从繁忙的吉隆坡赶到医院,曾爸爸和曾妈妈在医院里,我忘了详细的情况,只是那一晚,我们在医院待到大概晚上11点多。

曾先生坐在等候厅,脸色沉重,眉头紧锁的。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也知道那一切都是徒然。只能陪着他,当医生证实曾爸爸中风后,我们也唯有接受这事实。之后的日子,曾先生每逢午餐时间都会回家带曾爸爸去针灸。难免有些时候会难过,我看过他落泪的次数屈指可数,他那次在车里,哭说着他对父亲的疼惜。

时隔数年,曾爸爸身体依旧无恙,只是偶尔曾妈妈还是会关心地唠叨他的饮食。这在我看来,是幸福的画面。她念着,他听着。那天,准备和曾爸爸曾妈妈出外用餐,等候曾妈妈洗澡之际,他对着我说'帮我剪指甲。 '

我战战兢兢地拿起指甲钳,小心翼翼地为他修剪指甲。那是我第一次替别人剪的指甲。曾爸爸把我的手抓得很紧,粗糙厚实的手,这一双手,曾经也这么牵过曾先生。我感受到他的温度,来自于手心的温暖。那种说不出的微妙感觉,直到今天依旧温热。在想,找一天,我也这么对黄爸爸和黄太后,或许他们会说'哎呀!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啦! '只是,在我还来得及握住他们温热的双手时,给他们来自手心的安慰。

大家嘴里说的活在当下,并不是让你人性地挥霍钱财,把钱花光的那种;而是,好好去珍惜每一个当下的自己,不遗憾的,不后悔地去完成每一天的任务。生命没有办法是选择题,只有那么一次活着的机会。我们想要对人的好,从来不需要为它付诸任何理由。来得及的幸福,比起财富更值得你用一生的时间去追寻。

 


Topics:  lifestyle relationship

connect to ifeel magazine - like & connect with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Instagram.

RELATED ARTICLE

 
 
 
 
 
 
 
 

Loading...